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
洋种子正在中国大肆攻城略地,蔬菜新闻中心,中国
发布时间:2017-12-01 16:54   点击次数:次   

 

  一、“洋种子”大举占领中国市场,中国部分农民陷入困境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名言流传甚广: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的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近期,据《经济参考报》等媒体在“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和宁夏固原等地了解到,在一些常见蔬菜中,竟然很大一部分是用“洋种子”培育的。据悉,外国种子在整个山东省的市场占有率达到30%,某些品种更高,比如,菠菜、绿菜花、胡萝卜等市场占有率达到60%以上;彩椒、大红果番茄等市场占有率在80%以上;绿萼长茄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90%以上。 就全国来说,目前洋品种已占据中国蔬菜种子50%以上的市场份额,几乎涉及所有蔬菜品种。不仅如此,近年来“洋种子”还大举进入大豆、玉米、小麦、花卉等领域,占据国内市场80%的利润。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陈义媛指出:

  【外资种业公司最早进军的是中国的蔬菜和花卉种子市场。国外公司或采取合资的方式进入中国,或采取设立办事处或实验站的方式研究中国种子市场,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外资种业公司已控制了我国高端蔬菜种子50%以上的市场份额,几乎涉及到所有蔬菜作物及国内主要规模化蔬菜生产基地,且这些企业往往掌握着种子生产的核心技术和专利】

  实际上,高昂的价格还不是外国种子带来的最大挑战,最大的问题是,“洋种子”垄断国内市场,定价权、供货权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中,每年给国内种植业造成涨价、无货、减产等恐慌,严重威胁到中国的农业安全。例如记者在宁夏采访到的一位蔬菜产销合作社负责人,今年4月份就支付了买日本菜种的钱,每天联系催促,然而进口代理商迟迟不交货,表示种子进口事宜还没有敲定,并且可能还要涨价:

  “如果你不乐意,或者不愿意等货,就退还订货款,请你另想办法。”

  对已经进入到国外主导的种子市场中的菜农来说,实际上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冒着错过育苗时节而少种一茬菜、遭受巨大损失的风险。原本农民采取自然留种,种子掌握在各家各户手中;现在每年从市场购买的种子,特别是外国种子无法自己留种,否则易发生变异,产量不能保证,因此只能种一季。一旦被少数外国公司垄断的种子供货出了问题,农民便没有种子可以下地。而国外种子公司在中国往往有独家代理商,农民大规模用种的渠道很狭窄,从而形成了采用“洋种子”的菜农被外国垄断公司绑架的局面。

  农业部近期数据显示,中国种子市场初步预测价值超过600亿元,是一个利润丰厚的领域,自然被国外资本觊觎,而我国自身也并没有采取自主创新、提高自身优势而后与国外竞争的策略,而是一开始就把市场让给了占绝对优势的外国企业。

  自2000年我国《种子法》实施以来,国内种子市场对外资全面开放。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来自美国、瑞士、荷兰、以色列等国的种业巨头纷纷抢占中国市场。国际上比较有名的种业企业先正达,荷兰瑞克斯旺,以色列海泽拉、泽文、纽内姆,荷兰安莎,美国种子-农药巨头孟山都等都在寿光建立了试验站或展示基地。目前,已有二十多家国际知名种子企业在寿光落户。它们通常先以免费的方式推广“洋种子”给菜农,在种植量上取得一定地位后,再提高价格,控制市场。种子市场的开放,使得国产种子在起点极不平等的条件下被迫与洋种子竞争,这与汽车等制造业的情形类似。这样,国内尚处于弱势的自主育种便毫无竞争力,任由国外资本占据大量市场份额,收取高额利润。而如前所述,一旦受制于这些国外种子巨头,农民就失去了自主权,只能继续依附:

  “‘洋种子’的定价权、供货权都掌握在外国人手里,你有什么办法。”

  “你难受也得受着,国内同品种的菜种又不行,你没得选择!”

  “洋种子”大举占领中国市场,虽然可以带来一定的高产和优质蔬菜,但无疑加强了国外垄断资本对我国农业生产领域的控制权,并且越发挤压了我国自主品牌的生存空间,打击了我国在该领域自主创新的积极性。近几年由“洋种子”产生的高价格、高风险的“苦果”,已在很多地方显现,菜农感到了被人牵住鼻子、扼住咽喉的苦痛。如果国内仍然没有相关政策实行和科研开发成果,不去试图突破外国种子的技术壁垒和市场包围,而是任由市场形势自行发展,将会在关系到千家万户食品安全的蔬菜、粮食生产上长期受制于人。

  二、从种子到餐桌——跨国公司的全面垄断

  种子行业所表现出来的情况只是整个食品行业、农业生产领域的冰山一角。

  实际上,国际农业物资生产巨头控制了从种植到加工、销售,从种子到餐桌的各个环节,并且也正在中国铺展这样的布局。在长期的科研投入、政策扶持和资本运作之下,世界农业生产和食品加工早已形成了国际四大粮商“ABCD”垄断天下的局面: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它们都有上百年的历史,背后有华尔街等外国大资本的支持,在形成全产业链的高度垄断之外,更拥有一系列经济投机技巧,掌握着全球粮食价格的定价权,是令人生畏的巨型农业卡特尔。它们不仅在传统的食品加工行业,也从生产源头控制了粮食生产,使得种子、化肥、农药、机械等多种生产性投入都被垄断。像前面提到的早在中国市场开放之初就开始布局的孟山都、先正达等种子、农药公司,就是“ABCD”四大巨头深入各国粮食生产的桥头堡,是外国大资本掌控全球粮食的先锋队。

  跨国公司谋求控制中国:洋种子正在中国大肆攻城略地

  “美国的农业投入品供应商和食品加工商,通常隶属一家大公司,或有联盟关系。被产前成本和产后价格两把钳子夹在中间的农民,在食物价值的分配结构中,所占份额只能不断地降低。”

  农民在农业—化学—食品卡特尔笼罩之下的困境,从种植到销售到购买、食用,无处可逃,垄断资本控制下的“自由民主”社会并没有为普通人提供更多实质性的选择。这些垄断资本还不断向外扩张,以跨国公司的形式在全世界攻城略地,摧垮当地传统农业,剥削农民,贿赂官员,占领市场,操纵价格。在这当中,有不少巧取豪夺甚至制造灾难以取利的罪恶手段。

  而我们从前面宁夏菜农那里看到的,也已经透露出这种全方位受制于人的无奈:“你没得选择!”虽然这里表露出来的还只是种子这一个环节,但是作为先遣队的那些种子-农药公司,已经表明了国际农业垄断巨头在我国有计划的布局和取得的成就,即已经在源头上取得了控制地位。而且我们后面将要看到,中国的粮食生产已经与它们更深地捆绑在了一起,粮食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三、外资不会停手,谁是下一个大豆?

  (1)大豆的教训:过度依赖进口,外资翻云覆雨,我国大豆行业沦陷

  众所周知,我国大豆本土种植已经全面沦陷,市场消费几乎全部靠进口,基本形成了“南美种大豆,美国定价,中国买大豆”的格局。1995年我国开始进口大豆,从大豆出口国变为进口国,5年后进口量就超过1000万吨,近年来随着需求的增多,进口量持续增加,2016年,我国自己的大豆出产量维持在1200万吨的水平,然而进口量却已达到8323万吨,对外依存度超过85%,进口来源主要为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大豆高产国。

  跨国公司谋求控制中国:洋种子正在中国大肆攻城略地

  相比之下,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逐年下滑,已经低于20年前的水平。东北地区是我国最大的国产大豆生产基地,但受制于国内外大豆的巨大差价和外资控制的产业链,种植面积也在缩减,大豆产业深陷危机。早在2012年,在具有“油脂之乡”之称的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大豆压榨厂就几乎已经全部处于停工状态。黑龙江省内的大豆油压榨龙头企业——九三油脂集团也面临难以为继的困境。

  国产大豆的沦陷带来的是我国大豆压榨业、食用油市场也被外资控制。以ADM、邦吉、嘉吉、路易达孚四大巨头为代表的国际粮业资本大鳄迅速进入,通过原料进口贸易、直接建立合资或独资企业、资金参股来控制国内大豆产业,完成了一轮华丽的收割。

  据2012年的报道,“ABCD”4家跨国公司不仅垄断了中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而且在全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有64家参股控股,占比达66% ,总体上控制了大豆85%的实际加工能力。例如,我们熟知的金龙鱼、胡姬花、口福等食用油大品牌都是由益海嘉里所持有的,而益海嘉里是由新加坡的丰益集团和美国ADM合资的。虽然中粮等国内粮油厂商也在力图改变这种局面,但外国公司拥有绝对的原料垄断地位和定价权,并且已经趁着中国市场盲目开放之时有步骤地进行了全面布局和有效渗透,因而我国大豆行业被外资控制的局面难以逆转。

  (2)玉米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大豆?

  资本是没有餍足的。跨国粮商在控制了我国大豆市场这块油水丰厚的领域之后,又瞄准了玉米市场,并且依靠转基因品种及一系列的成本优势,故伎重施,对我国玉米市场发起了进攻。

  由于我国食品加工和养殖业对玉米需求量大幅提高,而国外依靠转基因成本优势和国际贸易体系形成的对我国优势明显的价格倒挂(有些年份甚至低于国产价格的一半),致使我国玉米进口量近年来也开始上涨,本土种植面积则逐年减少,有重蹈大豆覆辙的危险。2010年开始,我国玉米进口量开始猛增。2016年,中国玉米种植面积3676万公顷,减少136万公顷,产量21955万吨,减产2.3%;2016年中国玉米进口数量为317万吨,而在2000年仅为0.03万吨。 不只是玉米,其他种类的粮食也存在类似危机。虽然中国的粮食产量连年增长,粮仓满满,但总体进口量却不断攀升,据统计,2015年全年粮食进口量达到1.2亿吨,按照进口粮占比计算,我国每5斤粮食里就有1斤来自国外。这并不完全因为我们自己的粮食不够吃,主要是国内外粮食的巨大价差所致。在最主要的稻谷、小麦、玉米几个粮食品种上,国产粮的市场价格总体比国际市场价格高30%-50%。

  (3)我国农业问题的症结所在

  国外大粮商和垄断资本仍然不满于中国对本土农业任何形式的扶持。而实际上,美国的大粮商就是靠政策扶持、政府对本国农业的高额补贴起家的,美国粮食占领世界市场也是高额农业补贴所推动的。美国很早就把粮食作为与石油、美元相提并论的战略武器,政府和私营粮食公司结成了联盟,以控制全球的粮食市场,在这期间,粮食补贴起了很大作用。美国政府对农业的高额补贴由来已久,其形形色色的补贴政策包括贷款差额补贴、直接收入补贴、反周期补贴、资源保育补贴和农产品贸易补贴等五大类,对美国农业发展起了巨大推动作用,使得美国不光工业水平遥遥领先,在农业领域也长期居于世界首位,占据世界粮食市场的最大份额。而另一方面,美国却奉行双重标准,指责中国“非法补贴”农户,违法了世贸规则,损害了美国粮食的竞争力,我们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政府和大资本的霸权意图。

  我国的农业补贴力度是相对较小的,对于世贸规则的遵守也比欧美日等国更为严格。数据显示,经合组织国家农业补贴平均水平为21.7%,远高于我国的9.1%,而韩国、日本的补贴水平更是高达52.1%和47.3%,至于粮食第一大国美国,则如前所述,农民收入中农业补贴占比达40%。

  实际说来,我国农业的真正问题不在于违反世贸规则、补贴力度过大,而在于此前开放程度过大、经济自主性欠缺、扶持成效不足,包括对农民种粮积极性的保护方面和自主创新科研投入方面。在加入WTO以来,我国在农业领域针对农业生产经营的产前、产中、产后产业各个环节,逐次增加了对外商投资的开放度。2015年新修订的目录显示,在农业领域的禁止类别中仅有三项。虽然对种业、油脂、大米、面粉、原糖、玉米加工、生物液体燃料以及粮棉贸易、批发市场做出了限制,但实际上外资已经在这些领域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正是因为开放时间过早、力度过大,导致我国农业科技贡献率和农产品竞争力始终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食品行业对外依赖度越来越大。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

  “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我们的饭碗应该主要装中国粮。”“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任何时候这根弦都不能松。”

  近些年来,我国在各个领域提高了对产业自主的重视,正在弥补此前造成的差距。我国过早开放大豆行业以及自身农业技术的薄弱,造成了本土大豆业全面沦陷的后果,这是一个巨大的教训。那么,在国外农产品的挤压和国际资本运作之下,大豆以外的其他粮食是否会重蹈覆辙,走上对外依附道路,以至整个食品行业、农业生产领域进一步受制于人,这是需要我们思考和应对的。正如在制造业领域要改变过去“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依附性道路,在农业、食品领域,我们也必须在自主研发、科技创新的基础上,改变粮食大量靠进口、种子大量用“洋种子”而处处受制于人的危险局面,保障好自身粮食安全,从而能够把“主要装中国粮”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